傍晚時無意間看到了電視轉播民進黨黨主席競選辯論會的結尾,看到他們三人的發言,心中很感動也有感觸,同時也有一些連帶的思考。

三人中,我在個人喜好上不喜歡把持民視的蔡同榮,也對辜寬敏選後某些針對性發言有意見,然而我對這三人都有心想擔當民進黨接下來的責任的發心,卻都是充滿敬佩。民進黨現在沒有執政資源了,連菁英都被在短短幾年內被消耗掉,只剩下有形財務負債及派系鬥爭的無形大負債。而且民進黨不是KMT那種威權型政黨,在當主席的人在黨內沒有絕對權威並且常是有功無賞弄破要賠,沒什麼實質的好處。像蔡同榮辜寬敏這種人,他們在黑名單解禁後回國都是明著放棄外國藉且終身信仰台獨,無齒的李X安之流更是不配和他們比的。

看了政見發表,我很肯定他們三人的發心和用心,都是很擔憂台灣並想救黨。
我將我的想法列在下面:


1.
我認為當DPP主席不只是做事而已,對內對外,都會被當作DPP整黨形象來看待

目前國內陰森險惡的媒體環境而言,連靈活的謝長廷都無法與之對抗,遑論老蔡和辜了,似乎都嫌無法應付。尤其辜更是很單純令人擔心像是勇闖惡林的小白兔一樣。而蔡英文的談話風格,我好像沒看過喜歡亂剪接談話藉機鬥爭DPP的媒體在她這有討到好處過。

2.
其次蔡本身豐富的國際政經談判及國內執政(政院及總統幕僚、國安會、副閣魁、立法院)經驗,確實是其它二人比不上的。而她也是DPP僅存執政時居高位而能全身而退,至今仍有相當出色乾淨形象之人。她又是女性,有助於降低黨員結構過於男性化高齡化的負面影響,DPP相對弱勢的「女性、上班族及年輕人」方面,較能吸引支持,至少不會令其再更排斥DPP

3.
以目前DPP黨內的派系拿刀互砍達到高峰的程度,我認為一旦這次如讓某些派系不喜歡的人當選,DPP將面臨分裂就算名義不離婚也是實質分居。而到目前為止我們也看到,DPP內某種性質的從政人物,對黨是成事不足但在外頭絕對敗事有餘。

說起來,以蔡英文和DPP目前的形象相比而言,是DPP得要跟她借光環來活下去的。
現在的民進黨沒辦法幫她加分反而如果做不好或被黨內鬥爭拖累的話,會被重重扣分。

對於民進黨這間瀕臨倒閉的中小企業而言,蔡英文就像是一間商譽及營運績效良好的大銀行,願給DPP大額無息貸款紓困,但有很高風險無法回收變成呆帳甚而拖累銀行本身。相較起來另二位辜蔡就比較像給予小額低利貸款的小銀行。


5.
今天我看他們三人的發言的感覺,都直接對國際現勢的了解和對台灣及DPP處境的憂心受到感動。

辜提到,他因逆風行腳受感動到選後很擔心DPP及其支持者的心情時, 他那樣子, 令我感動。
老蔡提到,台灣目前正在被溫水煮青蛙漸統,馬又說簽和平協議不公投,要送立法院,但立法院一定會通過。和平協議過了我們就無法軍購,目前現有的軍機等等都漸老化而中共卻能繼續擴張軍事,到時只要一恫嚇就足以吃掉台灣。這種觀察和憂心也令我感動。

老蔡會中說如果小蔡當主席,明年縣市長若選輸她必須辭職,就被消耗掉不利她2012選正副總統。但是如果先當他的副主席的話明年若選輸是老蔡辭,她已熟悉黨務可直接接手,同時利於她競選或輔選正副總統。

會後有記者拿這問蔡英文。她說「我很感謝他擔心我會被消耗掉,但是我想任何的政治人物,都一定要經過一個粹煉的過程」

對照起前述第4點的因素,這更令我感動。


寫完看一看,好像我在幫小蔡拉票,但是,不是的。
當初對所謂輕撞派(借一些台派格友們的說法)自已沒有guts出來承擔而只能巴著為難的蔡英文當浮木,檢討半天出來的東西又不太能看,令我覺得都是從政這麼久的青壯年,何以沒出息至此。而我和台派朋友們都不是DPP黨員,也一點不想做這種非黨員卻跟黨員拉票的事。

我關心的是台派的整體,DPP不過是台派下的其中之一罷了。
以上,純粹是我看完政見發表會及其訪問之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weetformosan 的頭像
sweetformosan

觀察者筆記

sweetform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